登陆

丘吉尔说话很幽默,面临对手的发问,他总能一句话噎死对方

admin 2019-10-04 287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丘吉尔出生于维多利亚时代一个典型的贵族家庭。他一开始就享尽荣华富贵,一生当中除了参战之外,一直保持着舒适的生活方式。即使在最拮据的时候,也从不亏待自己。

1899年8月,丘吉尔作为《每日邮报》和《晨邮报》的特派记者和特约撰稿人,开赴南非开普敦战场。他行李中装有18瓶威士忌和12瓶酸橙汁。英军与当地人交战,他被俘后,从牢笼里机智地逃脱了。当地人悬赏25英镑,活捉他或打死他。多年后,丘吉尔仍把那份通缉令装在镜框里,挂在书房中。他总喜欢用戏谑的口气对来访者说:“我只值那么几个钱吗?25英镑?”

丘吉尔曾跟一位丘吉尔说话很幽默,面临对手的发问,他总能一句话噎死对方朋友谈及生命的意义,他语调低沉地说:“我们大家都是虫子。”这话令他的朋友为之一怔,紧接着,他又语调高昂地补充道:“不过,我的确认为我是一只萤火虫。”丘吉尔抑人而扬己,究竟是自大,还是自信丘吉尔说话很幽默,面临对手的发问,他总能一句话噎死对方?在二战期间,这只老“萤火虫”确属黑暗世界中难得的光亮,希特勒这只羊肉泡馍“苍鹰”意欲啄灭它,也未能如愿。

丘吉尔说话很幽默,面临对手的发问,他总能一句话噎死对方

丘吉尔对前苏联一直抱有敌意。二战期间,丘吉尔说话很幽默,面临对手的发问,他总能一句话噎死对方他发表演讲,欢迎斯大林加入反法西斯阵营,立刻有人讽刺丘吉尔的政治态度转弯太急,他幽默地回答:“假如希特勒侵犯地狱,我也会在下议院为阎王讲好话的。”学问家可以固执己见,政治家则必须洞察时局,因势利导。丘吉尔此言一出,那些自以为占据上风的政敌便顿失故垒。

英格兰国会中一位女议员阿斯特女士私底下戏称丘吉尔是“饶舌的大烟枪”,有一次,她对丘吉尔不无刻薄地说:“假若我是你的妻子,我会在你的咖啡里下毒!”丘吉尔针锋相对,从容反驳道:“假如我是你的丈夫,我会喝下那杯咖啡的。”什么叫四两拨千斤?丘吉尔做了很好的示范。

丘吉尔还与另一位工党女议员贝茜布拉多克有过口角上的较量。某晚,丘吉尔在下议院喝高了,遇到膘肥体胖的贝茜布拉多克,后者当即发难:“你喝醉了!瞧你这副模样,醉得令人恶心!”丘吉尔酒醉心明,幽默感丝毫未减,杀伤力甚至更强,他说:“贝茜,尽管我今晚喝醉了,明天早上就能清醒,可你就不同,明天还是无法变成窈窕淑女。”

有趣,有料,有深度
关注公众号淘历史,和T君一起读历史
作者|王开林
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